全年公式规律尾数,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永久固定不变公式规律,平肖固定算法公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全年公式规律尾数 >
驰援日记丨三院援武汉医疗队队员来信之七
发布日期:2020-02-14 08:29   来源:未知   阅读:

  疫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为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员先锋模范作用,1月24日(除夕)晚8时,我院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赴湖北医疗队临时党支部成立后,为抗“疫”最前线疫情应对和医疗救治工作提供了政治和组织保障。

  临时党支部在医院党委的领导下,在武汉驻地多次召开临时党支部及其扩大会议。在支部会议上,周宇麒书记、李洪涛、周文营、冯定云、段孟岐等支委和潘顺文、胡吉祥等各位党员,均表示将充分发挥临时党支部职责,各位党员要奋勇当先,冲锋在前,坚决打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临时党支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把“堡垒”驻在防疫最前沿,做到关键时刻有组织在,关键岗位有党员在。虽然是临时党支部,但大家表示我们的党心不能“临时”、作用不能“临时”。抗“疫”最前线确实有很多未知,但是临时党支部各位党员作为医务工作者,理应冲在抗“疫”最前线,面对紧迫疫情,支援武汉义不容辞,也是一次重要的人生历练。

  驰援武汉所在的汉口医院呼吸科是抗击本次疫情的重点科室,我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周宇麒、李洪涛、冯定云、黄育波等四位医生发挥专业特长。转交时呼吸科一线医生严重不足,临时党支部中周宇麒、李洪涛两位副高以上的高年资医生,除处理急危重肺炎患者外,甚至也重拾了多年前担任住院医生时所做的开医嘱、书写病程记录、抢救记录等琐碎的日常工作,他们从无抱怨和委屈。由于汉口医院呼吸科原来不是传染病区,转交时病房隔离消毒设备不完善,院感科副科长何达秋会同兄弟医院同道迅速给予重新分区,规范穿脱隔离衣程序。呼吸病区有很多急重症肺炎患者,氧气使用量激增,氧气压力不足,段梦岐、杨彧、郑小燕等护士长带领护士们应用氧气瓶供氧,并联系制氧机。由于汉口医院检验科暂无条件开展针对性检验工作,潘顺文和张宏斌主动承担了繁重的后勤保障工作。周文营宣传委员在完成后勤保障工作之余,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及时将前线的战况传递到后方。

  临时党支部平时关心队员的工作、思想和身体状况。随着抗疫时间的延长,队员中可能有思想波动。临时党支部及时了解医疗队员的状况,每天监测体温,把队员情绪稳定好。依靠组织帮大家解决好饮食起居所需的各项物资准备等实际问题,解决好后顾之忧。为此,每天基本均举行党组织扩大会议,在会议上,也提供队员们舒缓情绪的机会。此外,我院医疗队中共有4名医生也轮流担任了队医的工作,其中三人(周宇麒、李洪涛、冯定云)均为临时党支部党员,分别处理了队员的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及皮肤脓肿等队员的各种不适。

  在党支部会议中,李洪涛组织委员介绍了在防控疫情一线发展党员的相关政策。连日来,各位队员积极向党组织靠拢,临时党支部目前收到方晓霞、胡兰云、王妍丽、董婉秋等多名队员递交的入党申请书,郑丽花、张杨等入党积极分子作了思想汇报。“我志愿加入中国!”入党申请书里饱含了他们从医的理想,危急时挺身而出,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到援助行动中,他们是这项光荣任务的亲历者、参与者。

  连日来,临时党支部受到中山大学党委书记陈春声、校长罗俊,以及我院院长戎利民、党委书记丘国新、副院长崇雨田等大学和医院各级领导的关心、关怀和大力支持。有了大后方的坚强后盾,大家纷纷表示一定不辱使命,充分做好个人防护,与广东医疗队其他同道并肩作战,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中山医学院(原中山医科大学)美东校友会送来物资:“风雨同舟!天佑中华!中国加油!”

  1月31日,三院援武汉医疗队的周文营、张宏斌、潘顺文将前一天晚上使用过的护目镜和防护面屏进行清洗,并打扫隔离病房缓冲区卫生。

  刚刚又结束了一个夜班。今天特别巧,刚好轮到我们三院医疗队的医生护士们一起值班。忘却这一身严严实实的防护服,有一种回到广州病房的错觉。忙碌的几个小时匆匆而过,晚上11:00,还有一个小时下班,周宇麒教授带着我们医生护士一起进行最后的查房。

  周宇麒教授与冯定云医生查房时发现患者氧合情况不好,情绪激动,不肯进行高流量吸氧,经过劝说和安抚,周教授为患者重新带上鼻塞吸氧。

  段孟岐护长在查房时发现病房内的环境卫生及院感防控落实情况不甚理想,指导患者家属进行病区环境整理。

  查房时碰到了同样来自东北的老乡,两个老乡握手,鼓励患者早日康复,加油加油。

  患者已经使用上广东医疗队调配来的制氧机,症状得到缓解,是给我们最大的鼓励。

  曾看到过一段话,我们曾自以为地觉得,人一旦到了某个年纪,就会为了生活熄灭激情,掐灭理想。但我们错了,那些残留的热情,始终都在,藏在我们身体里、血液里、汗毛里。从未想过会这样来到武汉,曾经计划过热干面豆皮樱花的武汉线防护服的战场。

  武汉汉口医院的呼吸六区楼道转角挂着一块牌子,上写着呼吸内分泌科,很巧的是,我们中山三院萝岗院区也是呼吸与内分泌在一个病区,好像突然在武汉踏入了一个平行世界。在看到排班表后,我和冯医生说,不想和你们搭班,会想哭,我想我们呼吸科了。他们就像我与现实生活之间的窗,能透过看到,却还不能回去。

  奇怪的、不可置信的、无能为力的……我不知道怎么具体去描述第一次从病区出来的心情,真的没有神,不过是我们芸芸众生努力地活着罢了。25床是一个有精神症状的患者,每天的静静输液治疗她都会无意识地自己拔掉针;27床的家属仅仅因为教了他们床上转身更换垫单,就直夸我们专业;43床面罩给氧气促严重,喝水都用尽全力;45床爷爷听不懂我们说的话,再艰难也坚持自己如厕不想求助;73床的爷爷常常会为我们小小的帮助,说无数声谢谢……很多很多,他们的形象在脑海里清晰又模糊,我们在工作时和他们近距离的接触,脱下防护服回到酒店,又好像想不起他们的名字面貌,只是一个个疫区人民的缩影。

  在武汉的这些天,外部的消息纷纷扬扬,内部的工作千头万绪,若不是特意查看日历,有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错觉,只留意队内通知和排班时间,好像在这个平行世界里,以往的日常生活像是电视剧里的场景,我记得我看过,但我不在。

  全部的生活都在酒店和医院两点一线里,望着窗外耸立的高楼和寂寥的高架桥,看武汉城中彷佛一个个孤岛,各自隔离,愿各自安好。我们着防护服走过人间荒唐,但夜的尽头会有光,待春日生命绽放。

  今天上的班是16:00-20:00,病区床位已基本收满,78名患者,危重病就有57名,交接完班已接近22:00。脱防护服的区域很狭窄,只能同时容纳两人,还是安排自己留到最后一个,顺便清理同事们摘脱下来的污染防护用品。中山二院的帅哥梁成默默地陪着我一起清理,这几天跟他一起搭班,所有脏活累活他都和我一起分担,中山医就是中山医,去到哪都是一家人!

  到楼下时,郑丽花护长和陈桂丽护长依然在老地方等着我一起回住地,在这个清冷萧杀的夜晚,增添了几分暖意。

  今天有两件事令心情有点低落,其一是早上例会时被批评没有积极写报道传递正能量,心里有点小委屈,天生性格如此,只想踏实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不擅长表达。

  在给老伯更换氧气瓶时,他很抱歉地提醒我,地上放置的尿壶里有尿,小心别把防护服弄湿了。待我清倒完尿壶回到老伯身边,他大口喘着气还不好意思的向我道谢并解释说全身没力气动不了。我泪目了,多善良的老人。我不知道,明天我上班时还能不能见到他。

  我不信神,但我愿意为他而祈祷。在疫毒笼罩下清冷的武汉街头,我们三人慢慢的走着,我们相信,疫毒终将被击退,而若干年后,这将成为我难以磨灭的记忆。

  现在是1月31号凌晨三点的武汉,离上一个穿着防护装备高强度工作结束已经过去7小时,我翻来覆去仍然没有睡意,关了灯的单人房显得特别孤寂,是不是人在黑暗中内心会更脆弱?我想起广东的家里,便百感交集,我想我缺少给妈妈正式地说声新年好。

  和妈妈的上两次通线天前的事了,一次是大年三十晚上团圆的日子,我告诉妈妈因为领导对我的信任和肯定,医院通过了我的申请,我要作为第一批队伍,今晚就要出发去武汉支援了。我和妈妈说,因为我是一名护士,能通过自己的专业为患者摆脱苦难,我愿意去,并觉得很光荣。妈妈在电话里静了静后表示理解我的职业并赞同,只叫我注意自己的身体。

  第二次是年初一的中午,到武汉酒店收拾好行李后,趁着同一个房间的老师离开去开会时,给妈妈视频报平安,接通视频后我只来得及看到妈妈一晃而过的脸和她一句简短的问候,手机便被她转交给旁边14岁的弟弟,然后离开去了厨房。那一下因为在这紧张环境的城市里,不适应的我对妈妈起了一些脾气,我觉得她对我太过冷淡,对我太不关心,还不如科室里的老师担心的多,便匆匆挂了电话不再联系。

  就这样子冷战着过了几天,昨天下午和弟弟微信聊天,才从弟弟口中知道视频那天妈妈把手机给弟弟是因为不想我看到她红了的眼眶,不想给我在武汉上班时太大的压力。我问了弟弟很多,弟弟说妈妈在厨房出来时眼眶都是湿润的,她在厨房听着我们聊天时在偷偷抹着眼泪。

  弟弟说,妈妈发了朋友圈说我去支援武汉,我立马回去翻看我遗漏的朋友圈信息,我看到妈妈给大家的回复是:“感谢亲朋好友的关心,我已语不成章。”

  我才发现我以为的妈妈不够爱我,只是妈妈的爱给的比较内敛和自由。我恼她不曾问我适不适应在武汉的工作,身体怎么样,辛不辛苦都没有过一句,却不知道妈妈可能在知道我要来武汉的那一秒就已经开始担心,她明白我来武汉支援有很大的风险,但是她也明白武汉人民需要帮助,而我能用自己的所学专业帮助他们,所以她没有说反对的话,她尊重我的选择,却又不知道怎么才能像平时那样不表露情绪的面对我,所以选择逃离。我却没懂这种母爱,反而还发脾气。

  对不起妈妈,这几天都不曾给您打电话报平安,也没有给您拜年,等我们大家从武汉平安归来,我再回家给您们当面拜个晚年。

  今天已是初七了,原定于初九回郴州,我和你爸爸都觉得可惜,不能跟你过除夕。你在医院上班,科室忙,今年不能放假,我也理解。

  大年三十接到你将要去武汉的消息,家里是绝对支持的。一方面这是你作为医务工作者的职责,一方面也希望疫情尽早得到控制。你过去之后,我才注意到,关于武汉“新型肺炎”的事情,全国都开始报道了。这时候我才回想起,你是毅然报名后才通知的我,电话里声音还有些哽咽。妈妈心想着,你很勇敢,欣然同意你去,觉得你能为社会作出贡献,还有一点骄傲。支持你的时候竟没有一丝顾虑,现在却每天都想知道你的消息,每天等着你下班报平安。你父亲、你舅舅也在家关注着疫情,希望早日控制,你和你的同事们都能早日回家。

  你说在武汉很冷,听说是医疗队还是单位发了冲锋衣给你们穿,很暖和。要时刻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多吃苦。郴州前几天也很冷,你是受过冷的,习惯就好。我和你爸爸最近都习惯戴着口罩出门了。全世界的人都在关注和支援这次疫情,家里这段时间对你的惦记就更不用说的了。妈妈不打扰你,你且做好自己的工作:好好照顾患者,好好照顾同事,好好照顾自己。

  我们在家等你,这次疫情过去后,你们每个都平安回家。妈妈做你爱吃的芋荷炒鸭肉,红烧猪尾巴。

  现在也不知道是周几,亦或是来支援的第几天了,每天重复着医院跟酒店两点一线的生活,最近我们队伍里面很多战友都经常失眠,特别严重的一点是,吃了安眠药一天也睡不上两三个小时。

  我们团队为了缓解大家的焦虑情绪,已经决定每天组织大家跑步,同时还可以增强大家的免疫力。一听到这个提议,大家都很赞同,呼吸科李诗羿同志说:“我还想看武汉街景,不想多年后回忆来过武汉,只记得医院和酒店。”我们都舍小家为大家,除夕夜来到武汉支援,帮助这些病人,去消除他们内心的恐惧,去治愈他们。打响战疫,打胜而归。

  这两天天气很好,我白天喜欢坐在窗边,拉开窗帘,阳光照射到我身上,整个人都暖洋洋的。看着窗外的路上依然还是没有多少车辆跟行人,偶尔有一两个路人走过,都带着口罩。因为我们所在的地方是疫区,我们都是自我隔离,避免交叉感染,都是独自一人待在房间里面,对自己负责,也是对病人负责。可有些人的房间是暗房,一点阳光都没有,完全分不清白天黑夜,感觉很压抑。

  看着窗外阳光正好,感觉冬去春来,希望也在不远处。待春天来临之际,我们一起约好,摘下口罩,去武大看樱花可好?

全年公式规律尾数| 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 永久固定不变公式规律| 平肖固定算法公式|

Power by DedeCms